健康风险的应对“癌症—污染”具有不确定性和可能的巨大危害性

▍应对健康风险

“致癌污染”具有不确定性和可能的​​巨大危害。 科技人员并没有解决“癌症村”村民期待解决的问题。 面对污染可能引发的疾病问题,在没有“科学”的情况下,村民们只能求助于日常生活实践,采取一些措施。 最有效、最安全的方法就是我们所说的“空间封闭法”,即关闭污染企业癌症村名单,或者搬迁污染企业,或者将受影响群众从污染源转移到其他区居住。 其实,更可行的解决办法是介入一些空间,寻求共生之道,这也是对污染企业的让步。 在实践中,村民通常会改变他们的水源和食物来源以应对健康风险。

1、消除污染源

消除污染源是应对健康风险最简单、最容易想到的方法,即通过各种可能的方式关闭污染企业,甚至搬迁到其他地方。 这种方法的优点是安全,即可以彻底消除致病风险源。 但是响应的准确性比较差,成本高,现实中的可操作性不好。 尤其是在我国市经济发展初期,由于经济发展的“硬道理”得到了政府的大力倡导和社会的广泛认同,以企业为代表的市力量远远强于以企业为代表的社会力量由居民。 事实上,企业搬迁并不容易。

一旦发生污染,特别是污染影响村民身体健康时,村民最直接的反应就是要求污染企业停止排放污染物。 丁榜村村民解决污染问题的“三部曲”(找企业、找政府、找媒体)就是一个典型。 2005年,定邦有两人在一周内查出患上食道癌,而且都是晚期。 村民们开始自发组织起来,到五金家具厂反映问题。 村民们到达五金家具厂后,找不到厂主。 厂里的其他领导约谈了村民,但都以各种理由推卸责任,村民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 在直接与五金家具厂交涉无果后,村民们开始向村委会和当地政府反映问题。 村民们向村支部书记反映情况,支部书记回答:“没办法。” 村民们找到了原乡退休的党委书记,老书记也是定邦人。 老书记写了一份题为《反映情况,提出建议》的书面材料,委托人交给了五金家具厂老板,但没有收到任何回信。 2005年底,在离退休干部座谈会上,老书记向镇党委书记汇报了定邦的污染和癌症情况,镇党委书记也没有表态。 随后,老书记代表村民向分管工业的副市长反映了问题,但副市长并未表态。 随后,一些村民通过“市热线”反映了村里的污染情况。 市还责令区环保局派人下去检查,认为五金家具厂虽然排放污染物,但污染物中不含有毒物质,与定邦村民的癌症没有直接联系。 向村委会、政府投诉无果后,定浜村民也求助于媒体,村民还通过市电视台的访谈节目进行了采访。 本栏目记者来到西樵村采访调查,但村民并未看到节目播出。 据查询,该节目未通过审批,无法播出。

与西樵村民温和理性的谈判方式不同,剑南村民采取激烈冲突的方式试图停产或搬迁污染企业。 2010年9月,剑南50多名居民到玻璃厂,将玻璃厂大门锁上,不让车辆进出厂区。 事实上,从1995年开始,剑南居民就开始组织群众向各级政府上访。 截至2010年12月我们调查时,该企业仍在生产中。 我们从县环保局了解到,虽然无法确认污染情况,但从发展趋势来看,这家玻璃厂应该搬离区。 后来,我们从受访的当地政府环保分管领导处了解到,区已经规划好了玻璃厂的新址,但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 另外,从法律和行政程序上来说,按照居民的想法立即关闭这家玻璃厂是没有依据的。

污染源完全隔离,界限清晰,方法简单,可以彻底杜绝健康隐患。 但在实践中很难做到,至少在短期内是这样。 作为完全隔离污染源的妥协和替代方案,企业在地方政府有效监管下处理污染物达标排放,应该是一条比较有效和可操作的路径。 在西樵村民与五金家具厂的交涉中,虽然污染没有像村民预想的那样彻底消除,但企业也做出了一些努力。 例如,从2003年开始,工厂建设了污水处理设施,开始对污水进行处理。 居民还反映,虽然工厂违规排放的现象依然存在,但自2005年以来,污水排放情况有所好转。此外,我们在2010年12月从区环保局获悉,区正在规划实施农村治理工程。污染源。 在西樵村,我们也看到正在铺设污水集中处理管道。

2.远离污染源

如果企业的污染继续影响居民,而居民又无力驱逐企业,一些条件好的居民就会采取远离污染源的退出策略。 其实,表达类似意思的民间谚语还有很多,“惹不起,总藏不住”等,虽然无奈,但也是规避风险的有效途径。 能不能真正躲起来,主要取决于受灾群众的想法和经济实力。

在“三部曲”中丁榜村民的努力未能取得预期效果后,村民们不再对包括政府在内的正式组织寄予更高的期望。 一些有条件的村民试图“逃离”他们的村庄。 例如,西樵村五组共有25户,其中三分之一的户在镇或市购买了商品房。 诚然,居民的经济条件和工作需要是搬迁的主要原因,但当地的环境污染也是他们考虑的重要因素。

3.改变水源

在现实中,解决水问题往往成为环保行动者的主要诉求。 北坝等被采矿污染的村庄采取了改善供水的策略。 早在20世纪70年代,北坝、岭桥等村的水就受到B矿等采矿业的污染。 为了避免水污染带来的健康风险,村民们习惯于挖井取食地下水。 后来,村民发现井水也有问题,于是有村民自筹资金,使用附近未受污染的山泉水作为饮用水。 一些村民甚至骑着摩托车进山打水。 山泉水量有限,不能满足灌溉用水。 远离山泉的村庄无法饮用山泉水,部分村民仍只能饮用井水。 近年来,一些精明的村民发现了商机,纷纷用汽车上山采山泉水,卖给附近的村民。 除了饮用水的污染,农田的灌溉也是一个问题。

因此,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北坝村的村民就不断上访。 上访被村民认为是解决问题最有效的方法之一。 此外,北坝村还充分利用媒体的影响力。 2001年、2005年,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节目两次报道了北坝村的矿山污染情况。 《南方市》还报道了2005年北坝村等几个村庄的污染情况。英国、德国、日本等国的媒体和科研机构等外媒也先后到北坝等几个村庄进行了考察。村庄进行采访和研究。 此外,北坝村村民也试图通过司法途径解决问题,当地政府也支持村民向B矿业公司提起诉讼。 经过村民和社会各方面的不懈努力,2008年,省、市、B矿业公司共同投资1400万余元修建了北坝水库,把自来水送进了全村居民的家中。北坝村。 正式解决,但由于复杂的经济社会原因,课调研时仍未真正解决饮水问题。

与北坝村有强大的宗族组织在运作不同,灵桥村并没有得到“特殊项目”的待遇。 但由于灵桥村人口较少,地处上游,很容易吸取干净的山泉,基本可以独立解决饮水问题。 然而,无论是实力强大的北坝村,还是灵桥等未引起足够重视的村落,其农田灌溉污染问题仍未得到解决。 多年来,剑南居民一直在为安装自来水而苦苦挣扎。 前面说过,他们送到省检测的两份水样,有多项指标超标。 虽然水质不合格的原因尚不清楚,更不用说这些指标与癌症的关系,但居民称,水质超标是玻璃厂污染造成的,是癌症高发的原因。 为此,居民纷纷向企业和政府索要自来水。 事实上,居民要求自来水的诉求从1992年就开始了。1995年、1999年和2000年,居民上访各级政府。 2000年至2010年,由于担心居民癌症高发,居民上访更加频繁。 2009年,由政府部分出资,区每户出资300元,直接向区修复自来水。 从合理的角度来看,居民对自来水的要求并不高,但在经济欠发达区健康风险的应对“癌症—污染”具有不确定性和可能的巨大危害性,当地财力有限。 直到2009年修路时,通往剑南村的自来水管道才接通。

简而言之,改水是避免健康风险的常用方法。 原水源如有健康隐患,可予以淘汰; 如果原来的水源不太严重,可以改善水质,提高生活质量。 近年来,在各级政府和一些民间组织倡导的水质改善项目中,兼顾两者的较多,而准确响应的则相对较少。 然而,改善水质的期望中也存在着非常复杂的利益关系,使得看似简单的健康风险规避成为复杂的经济社会问题。 比如,北坝投入巨资修建的水库,由于前期工程质量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彻底解决。 村民饮水问题。 在剑南,由于污染健康问题深植于农场及其转型的经济社会背景中,情况十分复杂。 例如,意见领袖周先生的家声称水被污染导致癌症高发。

4.改变食物来源

由于农业灌溉用水受到污染,北坝村粮食、蔬菜等农作物重金属含量超标。 一些村民还从外部科学家那里了解到相关信息。 但考虑到经济成本和方便等因素,大部分村民还是吃自己种的粮食和蔬菜。 在定邦,村民们不清楚粮食、蔬菜是否受到污染。 村民们主要根据日常生活经验来判断食物和蔬菜是否被污染,是否可以安全食用。 为保险起见,部分村民从苏北、皖北等欠发达区的房地产购买大米。 一些村民选择用井水灌溉菜地,而不是用受污染的河水。

此外,出口他们认为不安全的农产品是“癌症村”村民的普遍策略。 然而,由于污染和“癌症村”的污名化效应,尤其是像北坝村这样被媒体广泛报道的区,“大米重金属超标”等远近闻名,与大米等农产品的销售有很大关系。 难度大。 定浜“癌症村”的影响力不如北坝村,可能是因为地域社会文化差异,西樵附近的人比较敏感。 在西樵街市,当地居民不愿谈论癌症。 买定邦人卖的菜。

甘蔗等经济作物的出口,实现了污染分布的“社会化”和“均等化”。 由于经济效益,近年来,北坝村民纷纷转种甘蔗。 甘蔗主要由外商收购,最终消费者为省。 因此,甘蔗种植不仅降低了当地村民的健康风险,也将污染造成的经济损失降到最低。 在此,我们做一个假设分析。 假设农户 A 有 4 个人和 3 亩地。 过去,农户A的3亩地的农产品全部被农户A一家人消耗掉,所以农作物从土地上吸收的重金属全部转移到了农户A一家四口的身上。风险很高,但范围仅限于 A。 现在,这3亩地的甘蔗全部出口。 假设3亩地有10000人食用甘蔗,则甘蔗中的重金属会均匀分布到污染区以外的区身上。 人均重金属含量仅为农户A的千分之一,健康风险大大降低。 总体上,农民通过甘蔗出口实现了污染物社会化、均等化的再分配; 短期内不会有明显反应,但长期来看,社会整体健康风险会增加。

顺便说一下,“癌症村”的污名给村民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后果。 比如,媒体的关注给北坝村的村民带来了解决问题的希望和一些好处,但媒体的报道却让外界知道了北坝村是一个污染严重、癌症死亡率高的癌症村。 早期,为了博得外界的关注、同情和支持,北坝村民向外界详细描述了村民因污染致癌高发的惨状。 但“污名化”也带来了烦恼。 除了前面提到的农产品销售困难,年轻人的婚姻也受到了影响。 事实上,疾病造成的意想不到的社会后果已在社会上广泛表达。 例如,在日本水俣病确诊前,周边民众因害怕“感染”而排斥、歧视水俣病患者。 同样,最近中国的“艾滋村”“也经历着社会隔离或歧视。在北坝村调查期间,村干部拒绝向外界提供癌症死亡名单,并试图减少对人们的关注。外界和“去污名化”村庄。

▍讨论

癌症是现代医学尚未解决的难题。 “污染与癌症”关系的认定十分复杂,对于普通村民来说更是难上加难。 村民对“癌-污染”的认知和反应不仅受科学技术制约癌症村名单,经济和社会因素对其认知和行动也有很大影响。

毫无疑问,经济因素有很大的参与。 比如,你是否愿意或能够搬迁,经济是第一考虑因素。 是否驱逐污染企业,如何驱逐,也有重要的经济考量。 当“污染致癌”未被证实或存在争议时,村民仍可以此为条件,争取安排自来水等公共设施。 地方政府要么极力保护本地企业,与企业联手治污,要么与受污染村民并肩作战,参与分红,都有经济因素考虑。 更进一步,以污染-致癌的名义建设项目,进而滋生腐败,花大价钱建设不合格的水库。 “癌症村”的农产品出口策略虽然最大限度地减少了村民的经济损失,却使污染“社会化”、“扩散化”、“均衡化”,诠释了贝克在现代风险分配中的“均等化”新逻辑。 它以整体和平等的方式伤害每个人。

村庄的社会结构如何影响他们的应对策略? 北坝村和岭桥村的污染情况非常相似,但由于宗族等社会因素的差异,“癌污染”信息的传播和社会行为的后果完全不同。 在B矿污染严重的5个村中,北坝村积极组织上访,吸引媒体和NGO参与,因同族人口众多,宗族组织协调能力强,受到外界的广泛关注。 北坝村聚居着何姓大宗族,21个村民小组的村民大多为何姓。 何氏祠堂在村委会附近重建,课的考察恰逢贺氏祠堂重建庆典。 宗族势力的影响体现在很多方面。 首先,祠堂传统上产生了具有合法权威和守信的领导者,在统一协调村民思想、平衡经济利益、组织集体行动等方面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二是同一祠堂的村民对祠堂的归属感强,在应对公共事件时更容易团结起来,形成统一的意志和力量。 此外,宗族组织往往渗透行政组织,或与村委会结构相同,进而网络化到乡镇乃至上级行政组织。 灵桥村位于上游,距离矿山最近。 不仅受污水影响,田地也被矿泥覆盖。 影响影响农业生产,但实际关注程度远不及北坝。 这主要是因为岭桥村人口少,是不同时期外地移民形成的杂姓村落。 在公共事务面前,岭桥村的组织力量明显低于北坝。

江南“绅权”治国的小传统,在退休书记协调西樵村“治癌治污”的过程中再现。 在中国古代,皇权不下县,县以下的许多公共事务往往由归(隐)官归乡统筹。 其实,治理“绅权”是有条件的,必须是还乡的“绅士”,而江南在这方面似乎具备最好的基础。 就西樵村而言,退休在家的原乡支书不仅了解村里的真实情况,更了解官场运作的模式和逻辑。 此外,他的声望和相对脱离实际利益使他成为试图解决污染问题的理想人选。 问题中的重要作用。 就我们的具体问题而言,这位退休书记似乎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 但是,有两个问题值得我们深思:为什么西樵村的村民不闹事? 或者放眼整个苏南浙北区水污染虽然很严重,但官民矛盾至少表面上没有其他区对“癌-污染”的认知和风险严重。 “弱点是什么?后来的企业为什么要克制?而最近的区政府却试图从整体上解决这个问题?这似乎是一个需要进一步研究的课题。”

与西樵村“绅权”治理的地方小传统不同,我们在剑南村依稀可以看到单元制的文物。 单位制是建国后计划经济时期的一项重要制度。 它虽然对中国早期社会有一定的继承,但有相当一部分是单位制所独有的。 例如,在单位内部的住房分配或社会福利分配等情况下,当个人在规范之外争取利益时,有些人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天天找单位领导,直到达到个人目的。 在剑南,部分居民在解决“污染致癌”问题的不断努力中,不能客观对待对方对“污染致癌”关系的看法,坚信自己的看法,争取相应的利益。 . 事实上,“污染致癌”问题只是剑南部分居民不断呼吁的上访内容之一。 其他的,比如争取社会福利,也在进行中。 因此,“污染—癌症”关系的厘清和问题的解决,主要是由他们的行动逻辑所主导。

—2020年6月新目录—

▍特色

01. 战国与希腊:中西文明根源比较

潘岳

在过去,验证一个概念需要数百年和几代人的重复错误。 在科技革命下的今天,几年后就能看清来龙去脉。 只有懂得省、不断包容、和谐相处、取长补短的文明,才是真正可持续的文明。 为此,中欧真应该坐下来谈心。

▍封面主题:病毒的全球时刻

病毒直接造成的死亡人数惊人,其对人类社会的二次影响更为深远:它加速了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全球经济衰退,很可能重构世界政治经济秩序,甚至动摇人类文明的一些底层概念。 在这个病毒的“全球时刻”,本期封面话题是对疫情后人类社会发展方向的反思和回应。

02. 全球化为何不可逆转——探索新冠危机后的世界

朱允涵

03、疫情加速第四次全球化浪潮

张云玲

04. 疫情危机与世界秩序重建

冯绍雷

05. 全球化的迭代演进:走向多元化的世界

王相穗

06. 病毒时刻:无处不在和苦难问题

赵廷阳

▍专题:摆脱贫困

本期以“脱贫致富”为题,从社会主义发展的角度探讨中国的脱贫攻坚行动。 新中国七十年的减贫,不仅仅是一项动用国家资源和力量维持低收入群体体面生活的社会保障或福利政策,而是一项旨在促进区协调发展、城乡一体化、和减少贫困​​。 它是一项消除贫富差距、实现共同富裕的系统性社会工程,也是一次伟大的政治实践。

07.扶贫:后革命时代的另类革命实践

李霄云、杨承雪

08.精准扶贫如何改变农村治理结构

王小义

09. 中国减贫:从地方实践到全球意义

徐进、李林毅

▍对中国发展模式的再探讨

10.竞争与合作模式:高铁技术创新的经济社会学分析

马颖、甄志红

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中国铁路速度水平实现了从时速160公里到时速350公里的三级跃进,并成功研制出符合中国标准的高速动车组“复兴号”。 谈到这些成就,多数研究认为这是中国国家体制下的合作典范。 然而,中国高铁技术创新不仅包括产学研三方合作,还包括政府控制下的寡头垄断竞争。 这种竞争与合作相结合的模式是成功创新的基础。

▍历史视图

十一、革命人格与胜利哲学——纪念列宁诞辰150周年

王辉

任重而道远

我会上下搜索

© 版权声明
THE END
点赞8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